中國歷史故事網-分享世界中國歷史感受人文地理
中國歷史
世界歷史
皇帝列表
民間故事
考古文化
神話故事
軍事戰爭
改革制度
歷史人物
野史秘聞
未解之謎
重大事件
成語故事
后宮佳話
皇帝趣事
疑問解答
歷史文獻
地理知識

中國歷史上的五大荒淫公主

時間:2015-12-15 14:22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
【中國歷史上的五大荒淫公主】

1.十歲的館陶公主看上了自己十八歲的養子董偃。



2. 與母親共用男寵的太平公主,把自己的男寵張昌宗推薦給了母親。



3. 蕩婦齊文姜與齊襄公兄妹亂 倫為雙宿雙棲設計弒夫。



4.四十來歲全公主孫魯班與堂侄兒通奸。 



5,山陰公主劉楚玉男妾成群,看上姑父褚淵,威逼色誘未果。





第一個荒淫的公主:漢武帝的姑姑,漢文帝的女兒管陶公主

西漢皇室的館陶大長公主,漢朝400年唯一的大長公主,地位在諸侯王之上,皇帝之下,稱竇太主。是漢文帝有史料記載的兩個女兒之一,竇皇后的唯一的親生女兒,漢景帝唯一的同母姐姐,同時也是漢武帝的姑母兼岳母兼姐姐婆母兼女兒婆家祖母。

館陶公主出生在代國,那時漢文帝還只是代王,其母竇氏也并非王后,而只是一美人,卻深得寵愛。竇美人恭順賢良,容貌清麗,館陶公主是漢文帝的長女,自小玉雪可愛,深得父皇喜愛。

她是一個為中國歷史涂了一筆重彩的公主。劉嫖熱衷權勢,西漢的歷史舞臺上,與她的名字相關聯的,是竇太后、漢武帝劉徹、景帝王皇后王娡、武帝

蘇小明飾演館陶公主
陳皇后、漢武帝的三姐隆慮公主、漢武帝之女夷安公主。她貪圖權貴而和王娡結盟,把千古一帝的漢武帝推上皇帝寶座,對漢武帝皇位功不可沒,可惜漢武帝恩將仇報,皇位穩固后找借口廢棄了陳皇后;漢朝公主三個丈夫,四個丈夫多的是,并非從一而終。
金屋藏嬌的故事,她與董偃“主人翁”的典故,流傳至今,更被人們津津樂道。

 丈夫死了,五十歲的館陶公主長夜寂寞,又沒了當年到處管閑事的特權,于是看上了自己十八歲的養子董偃,終于引誘成功,生活在了一起。

     董偃十三歲的時候,跟著母親一起做珠寶生意,經常出入富家豪門,當然也是館陶公主府的常客。這個小男孩生得十分俊秀,公主府里的人都很喜歡他。漸漸的館陶公主也聽說了這個男孩的漂亮出眾,一時好奇,就讓家人將他找來看看。一看果然名不虛傳,便對董母說:“你這個兒子很招人喜歡,讓他留在府里,我幫你撫養他成人。”

     董偃從此留在了公主府。館陶公主一開始倒也信守諾言,不但請人教他讀寫算術,還教他騎射功夫,廣泛接觸各種經史典籍,學得文武雙全。一眨眼,董偃長到了十八歲,性情溫文爾雅,相貌俊俏,風度翩翩。

     于是,館陶公主便和這位養子之間產生了不倫之戀。看來如果不是錢勢所迫,就是這位超級帥哥多少有點戀母傾向--從發展的情況看,兩者兼而有之。

     館陶公主對這位小情夫萬般寵愛,唯恐有讓他不滿意的地方。她還希望能把董偃推到交游廣闊、功成名就的地位上去,因此,館陶公主還特地囑咐帳房:“凡是董偃所要用的,只要一天內不超過一百斤金子、一百萬錢、一千匹帛的上限,就沒有必要報我批準,任憑他去用。”

     董偃相貌出眾、才華俱佳、為人性情又溫和,還舍得花錢,很快他就聲名雀起,許多公卿名人都樂于和他交往,全城都尊稱他為“董君”。

     有一位住在文帝安陵附近的袁叔,乃是名人袁盎的侄兒,跟董偃私交甚篤。這位袁叔便提醒董偃說:“你私下里和大長公主情好,如果皇帝對此不滿的話,你將有不測之禍。”董偃早對此事心懷鬼胎,聽老友這么一說,更是懼色滿臉:“我擔心這件事已經很久了,只是想不出辦法來。”這位袁叔早已謀劃妥當,便把自己的主意合盤托出:“皇上的祖墳安陵,是皇上年年都要來祭祀的。但是安陵附近沒有象樣的行宮,皇帝每次來往都無法好生休息。而館陶公主的私家園林卻正在安陵旁邊,如果你能勸說公主將園子送給皇帝,皇帝知道這是你的主意,必定對你好感倍增。足下到時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再說,即使你不獻園,遲早皇帝也會想到它上頭去,等到皇帝開口討要的時候,還有你的機會嗎?”

     董偃頓時恍然大悟,感激之余磕頭行禮:“一定照你說的辦。”

     于是董偃立即將袁叔的主意說給館陶公主,館陶公主立即照辦,將別院送給了侄皇帝。劉徹十分高興,立即將這座園子改名為長門宮,對姑哈哈心意贊不絕口。館陶公主自打女兒遭貶以來,還沒見過侄兒這么好的態度,也很是歡喜,特意讓董偃送了一百斤黃金給袁叔表示謝意。

     收了重禮的袁叔再接再厲,又為董偃出謀劃策,教館陶公主裝病不上朝。劉徹剛收了姑哈哈大禮,就聽說姑媽生病,自然前去看望,詢問有沒有要自己幫忙的地方?

     館陶公主于是便開口請武帝待自己“病愈”以后,再到自己的山林別府游宴慶賀。

     武帝聰明絕頂,也早已聽說了姑媽私納小夫的消息,于是一口應允下來。

     武帝前腳剛回到宮中,后腳館陶公主的病就霍然痊愈,緊跟著就進宮謁見來了。武帝對姑哈哈小算盤心領神會,送了她一千萬現錢,做接待自己和群臣的費用。

     幾天后,武帝果然依約來到公主的山林中。

     館陶公主穿著仆婦的衣服,圍著圍裙,一副低聲下氣的模樣出門迎接侄兒。武帝看了這個場面,不禁為姑哈哈苦心啞然失笑,進府還沒有坐定,第一句話就說:“我還想謁見主人翁呢。”




第二個荒淫公主: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約665年-713年)是唐朝的女性政治家,為唐高宗李治與武則天的小女兒,唐中宗和唐睿宗的同胞妹妹,生平極受父母兄長尤其是其母武則天的寵愛,權傾一時,被稱為“幾乎擁有天下的公主”。有人依《全唐文·代皇太子上食表》一文認為她的本名是李令月。


太平公主(約665-713),有人考證其本名李令月,唐高宗李治之幺女,生母為一代女皇武則天,唐中宗李顯和唐睿宗李旦的胞妹,安樂公主姑媽。長相“豐碩,方額廣頤”,酷似乃母。生平極受父母兄長的寵愛,權傾一時,被稱為“幾乎擁有天下的公主”、“唐朝第一公主”。先后下嫁薛紹,再嫁武攸暨。曾參與復辟李唐、誅滅韋后。生前受封“鎮國太平公主”,后因發動叛亂而被侄子唐玄宗李隆基賜死。太平公主是我國歷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不僅因為她是武則天的女兒,而且她幾乎真的成了“武則天第二”。

她雖然取名“太平”,其實她的一生很不太平。她的血管里流動著的,是她那極不安分的母親的血液。從小她便驕橫放縱,長大后變得兇狠毒辣,野心勃勃地覬覦著那高高在上的皇位,夢想像她母親那樣登上御座,君臨天下。然而,正如黑格爾所言,歷史往往會發生驚人的重復,但如果第一次是以喜劇面目出現,第二次則以鬧劇出現。太平雖不乏心機和才干,也曾縱橫捭闔得意于一時,但終未能承傳母志,位列九五之尊,卻落得賜死自縊的悲劇下場,只在史書中留下許多五顏六色的斑痕而已。

太平幼時曾遭表兄賀蘭敏之逼奸,武則天大怒,遂將其流放并中途處死。后短時間出家為女道士,“太平”乃是她的道號。吐蕃派使者前來求婚,點名要娶走她。李治和武則天不想讓愛女嫁到遠方去,又不好直接拒絕吐蕃,便修建了太平觀讓她入住,正式出家,以避免和親。

681年太平公主約16歲時下嫁唐高宗嫡親外甥、城陽公主次子薛紹。婚禮在長安附近萬年縣館舉行,場面非常豪華,照明的火把甚至烤焦了沿途的樹木,為了讓寬大的婚車通過甚至不得不拆除縣館圍墻。但武則天認為薛紹兩位嫂嫂出身不夠高貴,想逼薛家休妻,可后來又放棄了這個打算。不過太平在第一次婚姻期間安分守己,并未有不軌事件傳出。此次婚姻結束于688年。因薛紹之兄參與唐宗室李沖謀反,武則天下令將薛氏兄弟或當即處死或杖責一百餓死獄中。此時太平公主最小的兒子才剛滿月。

不久后,武則天打算將寡居的太平公主嫁給其親侄武承嗣,因他生病而作罷。690年太平改嫁其堂侄武攸暨。這被認為是武則天為保護太平而采取的手段。武則天在太平第二次結婚的兩個月后正式登基,太平因成了武家兒媳而避免了危險。武攸暨性格謹慎謙退。太平在第二次婚姻期間顯得非常淫蕩,縱欲過度,大肆包養男寵,與和尚(即胡僧惠范)交歡,同朝臣通奸,如司禮丞高戩,并同上官婉兒爭搶大帥哥(但人品很差)、宰相崔湜等;又將自己中意且屢屢云雨的男寵(即蓮花六郎張昌宗、其弟張易之,據說還有“花和尚”薛懷義等)進獻給母親武則天。

母女倆同享幾個男人,感受性生活的愉悅,這在中外歷史上都是很少見的。只可惜,這些男人徒有俊美外表或壯碩身體卻無智慧頭腦,雖然前期給過她們母女倆在床上的快樂,后來卻野心勃勃企圖叛亂肇事,亦為母女倆所鏟除。


爭議與疑點

關于太平公主是否真正計劃過謀反這一點,一直以來存在疑問。一部分人認為,她驕橫跋扈,與李隆基已經達到水火不容的地步,不可能沒有謀反之心。但另一部分人則認為,以太平公主在朝中完全占據上風的局勢和她多次成功政變的經驗,她若當真謀反,不可能如此輕易就被李隆基平定。

太平公主


第三大荒淫公主:蕩婦齊文姜與齊襄公兄妹亂

  有道是,男兒愛后婦,女子重前夫。在齊子文姜眼里,她哥哥諸兒也就是齊襄公就是她的前夫。不僅是前夫,只怕也是她的初戀情人。因此,文姜雖然和魯桓公過了十八個春秋,但是心里自始放不下她的哥哥情人。也不知是怎么整的,魯桓公整了十八年都沒把一個小女人的心整到自己這邊,最后反倒把自己的小命給整沒了。

  話說文姜嫁到魯國的第十八個年頭,機會來了。這年春天也就是魯桓公十八年的春天,齊襄公邀請魯桓公去做一次高峰會晤。這一次,大概文姜使了什么迷魂藥,竟然使得魯桓公不顧禮制規定,同意帶夫人文姜一起去齊國做國事訪問。臨行之前,被魯國大臣申繻勸誡。事見《左傳·魯桓公十八年》。“春,公將有行,遂與姜氏如齊。申繻曰:‘女有家,男有室,無相瀆也。謂之有禮,易此,必敗。’”應該說,申先生所說的極其明確了,違禮必敗。不管他是不是聽說了文姜在齊國的風流韻事,魯國是禮儀之邦,“周禮盡在魯矣”。僅憑他所說的“易禮”這一條,就足夠魯桓公重視了。然而,桓公竟然不聽。

  果然,后來的發展印證了申先生是一個預言家。桓公和夫人文姜一回到齊國,就受到了齊襄公異乎尋常的熱情款待。把夫人文姜單獨叫在宮中,說不定還打發了齊國許多的美女去陪魯桓公。

  可是等魯桓公從溫柔鄉里醒來,發現夫人好久不見影子了。一打聽,原來自己的女人和她哥哥通宵呆在一起。這不正常嘛,兄妹倆哪有這么個纏綿法的?想起以前聽說的風言風語,魯桓公就氣得臉色鐵青。等到夫人回來,桓公的血性就上來了,與夫人大吵了一架。弄得夫人還滿腹委屈似地哭了起來。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桓公只好強壓住火氣,派人去向齊襄公辭行。

  襄公這一邊其實也放心不下,一來他惦記情人般的妹妹,二來也怕在桓公面前露餡。

  當襄公這邊的人把桓公與夫人吵架的事告訴襄公后,桓公辭行的使者也來了,襄公一想,不妙。于是極力挽留桓公再多玩一天。

  第二天,襄公在牛山大擺宴席,命大臣們一個接一個地向桓公敬酒。桓公本來也有氣悶在心里,不好受,正好借酒澆愁。這一喝就喝了個酩酊大醉。襄公便打發公子彭生送桓公回館驛。公子彭生是齊國有名的大力士,襄公特意囑咐他,要他抱緊點兒。結果,半路上,公子彭生一使勁,便把桓公的肋骨都弄折了,可憐的魯桓公就這樣不明不白地“醉死”在齊國。

  這下輪到文姜做戲了。她又哭又鬧,一個勁兒也要陪桓公死了算了。當然齊襄公不會讓她死的。當魯國得知國君死訊,一個個氣得不行。這不明擺著欺負魯國嗎?但真要打起來,魯國又不是齊國的對手。于是魯國上下只好憋了這口氣,一面派人去接桓公的靈柩,一面派人跟齊國交涉要求懲辦兇手。襄公自知理虧,只好把公子彭生法辦了。這事就不了了之。

后來,魯國的史臣寫《春秋》,把這段不光彩的歷史只好含含糊糊地一筆帶過了。倒是齊國的君子們反而深以為恥,便寫下了一首《敝笱》的詩。

  “敝笱”是什么意思?我看大約就與我們今天所說的“破鞋”差不多吧,象征沒有貞節的女人。“笱”本義是指一種捕魚工具,暗示文姜和桓公來齊國就好比自投羅網。但我覺得還不如理解成“破鞋”來得痛快些。文姜大概就是歷史上最早獲得“破鞋”稱號的第一人。

  詩寫得很是委婉,但文姜返齊荒淫無恥的穢行都囊括在詩的比興里面了,一種別有風味的諷刺讀來令人好玩:

  破鞋掛在魚梁上,鳊魚鯤魚心不驚。齊子文姜回娘家,隨從人員多如云。

  破鞋掛在魚梁上,鳊魚鰱魚相游蕩。齊子文姜回娘家,隨從人員多如雨。

  破鞋掛在魚梁上,魚兒來往好愜意。齊子文姜回娘家,隨從人員多如水。

  王安石的《詩義鉤沉》中說,“其從如云,無定從風而已。云合而為雨,故以雨繼之,雨降而成水,故以水繼之”。這倒是把詩人以魚、水、云、雨作喻的奧妙說了大半。魚水之歡、云雨之情,自古以來暗示男歡女愛。詩人愈是說魚兒心不驚、心不虛,便愈是反襯出兄妹倆對自己所行茍且之事不知羞恥,其諷刺之意可謂高超而辛辣。三章詩的后兩句,詩人唯恐人們不知道是齊國的文姜回娘家了,刻意反復渲染。本來文姜之回娘家就不合禮制,詩人愈是反復渲染這一點,愈是表明這里面大有深意。本來像文姜這種不光彩的角色回娘家,低調一點,人們或許還會理解,她愈是這么大張旗鼓地回國,也愈說明她不知禮義,厚顏無德。連帶把當初同意文姜回國而后身死異國的魯桓公也刺了一下。當初若是聽了老人言,怎么會有這么一個結果呢?

  回想魯桓公這一生也太不值了,一個堂堂男子漢,一個堂堂禮義之國的國君,周公的后裔,戴了這么多年的綠帽子,竟然就這樣死在女人的手里。他和文姜之間難道真有什么愛情嗎?不愛,為什么不放棄呢?也許這才是禮義所導致的面子文化的罪過吧。但是倘若一個人真的連面子都不要了,那不形同一只碩鼠了嗎?這樣的吊詭式的結,人生該如何解開呢?

齊文姜



第四大荒淫公主:山陰公主

 皇權大概是人類社會中最大的權力了。普天之下,從土地到人口都是歸他所有的。其中包括可以搜羅、選取、霸占從官府民居到天涯海角的任何女子。他們甚至可以壟斷字眼兒,他們名字里的字成了專用的,別人再不能使用,要避諱。這已經是大家所熟知的了。
  
  而皇族內部的女人,除非當了皇帝或成了實際上的皇帝的(如武 、呂雉、慈禧),則不但沒有多大權力,甚至連女人的權利也沒有,終身難見君王的,被迫下嫁異邦的,打入冷宮的,賜死的……發生過多少悲劇!但也出現過一位勇于爭取女權兼皇權的人,她就是南北朝時期宋明帝劉彧的姐姐山陰公主。

她的丈夫是駙馬都尉何戢。她卻向皇帝弟弟提出了一個使人意想不到的意見和要求:
  
  “妾與陛下,男女雖殊,俱托體先帝。陛下六宮萬數,而妾惟駙馬一人,事太不均。”(我和你雖然性別不同,但都是先帝的骨肉,你在六宮有上萬的女人,而我只有駙馬一個,太不公平啦)劉彧大概覺得她說得很有道理,于是給予了她郡王的待遇,又給她配置了三十位面首。(面,是面貌漂亮,首,是頭發漂亮,用現在的話說就是美男,小白臉兒,帥哥。后來就成男寵、男妾的代稱了)但她還不夠滿意,又看上了吏部郎褚淵,向皇帝提出要他,皇帝也答應了。“淵侍公主十日,備見逼迫,以死自誓,乃得免。”(這位褚淵伺候公主,才當了十天面首,就被強迫得受不住了,直到以自殺相威脅才得以脫身)看來,這位山陰公主的性欲真夠強的。畢竟是一個很酷的女人。

  當時皇帝叫劉子業,剛十六七歲,本不是好少年,他正事不做,整天只知道嘗試各種性游戲。劉子業的荒淫好色,恐怕在歷史上的色狼堆里,也算得上是一個出類撥萃的角色了,他不但廣選民間美女、兼收老爹的內寵,甚至連自己的親姑母、親姐姐也一樣抱進懷里。被他強占的姑母史稱新蔡公主----她也是一個公主,并且早已嫁給了將軍何邁。但是劉子業把她召進宮里,將一具被毒死的宮女尸體送回了何府,說新蔡公主在宮里暴亡了。何邁戴不下這頂綠帽子(戴得下的,恐怕也算不上是男人了。)于是計劃造反,結果事機泄露,反而被劉子業這個亂倫的混蛋給殺了。新蔡公主從此改姓謝氏,長留深宮。劉子業甚至還要封新蔡公主為皇后,被心灰意冷的公主拒絕后,劉子業遂改封路氏。聽姐姐一說,也覺得天性好色的姐姐太委屈,便爽快地表態說:“好!這事我幫你辦妥。”

  沒過幾天,就有一只三十人的男妾隊伍,開進了山陰公主的府邸。山陰公主一看,嗬!全是年輕美貌的少年,也不知是打哪兒捉來的。雖說男妾的人數不如她希望的多,不過男女的身體構造不同,社會的認同度也不同。公主養這么多身份公開的男妾,已經夠張揚了,不能跟皇帝攀比,也要一萬人。三十人好歹也夠她消化一段時間。

  山陰公主叫劉楚玉,本來有駙馬,叫做何戢。何戢沒有一處配不上山陰公主。他本是官員,又是世家子弟,家業富盛,穿用都非常奢侈華麗,走在外頭,讓大街上的人羨慕得不得了。何戢還是美男子,當時朝廷上有個叫褚淵的官員,英俊有風度。何戢十分像他,人稱“小褚公”。

  丈夫的這個外號,讓山陰公主對“真褚公”產生了興趣——還“小褚公”呢,好像自己的嫁了個仿冒的盜版的,正版褚公是什么樣子?什么感覺?什么滋味?

  山陰公主又厚著臉皮向弟弟要求:“請褚淵到我府上去(當男妾)好不好?哪怕一天也行啊!”

  皇帝竟答應了,找了個理由把褚淵派去山陰公主府。褚淵一去,就不許他走了,跟公主的丈夫何戢,還有公主的三十位男妾吃住在一塊兒。

  這位褚淵,是已婚的。他娶的是山陰公主的姑母南郡獻公主。山陰公主應該管褚淵叫姑父的。

  褚淵的相貌和儀態,出名地美。不管在什么場合,只要他一出場,就成為眾人視線的焦點。每次退朝的時候,百官或“外國”來的使節,都伸著脖子目送他遠去,一副戀戀不舍看不夠的樣子,直到褚淵越走越遠,看不見了,眾人才滿足地散了。即便在這樣嚴重的注目下,褚淵還能保持泰然自若,皇帝稱“褚淵能遲行緩步,便持此得宰相矣。”就是說他走路的儀態非常從容,憑這個就能做宰相。褚淵還非常愛彈琵琶,皇帝曾賞給他一只珍貴的“金鏤柄銀柱琵琶”。

  褚淵究竟長得是什么樣呢?史書上說“淵眼多白精,謂之‘白虹貫日’”。就是說他眼白特多,隨便看人一眼,就很冷冽很有威儀的樣子。現代人會覺得長成這樣還挺嚇人的,一點也不好看。但南朝還殘留了一些魏晉的審美觀,不會白眼的人,還要學著翻白眼。那樣才夠高傲夠cool。

  褚淵被弄到公主府,山陰公主喜得不行,每天都打扮得妖妖佻佻,在褚淵跟前晃悠,只為引誘他上床。山陰公主是美是丑,史上沒說。不過,一般縱欲過度的女人,都好看不到哪里去。越是妖艷和主動,越是讓正派男子覺得她丑。褚淵對山陰公主沒有一點興趣,逼得緊了,就朝她一翻白眼,很是嚴厲和厭惡。山陰公主拿他沒有辦法。如果山陰公主意欲“強奸”,他就說:“你敢動我,我就自殺!”

  褚淵跟何戢相處得很好。褚淵既然走不掉,索性呆在公主府里,每天跟何戢喝酒談笑。仿版的褚公和正版的褚公本來就個性相投,互相欣賞,現在借著給公主做“正夫”和“男妾”的名分,終于有機會聚在一起了。兩個人成了好朋友,好兄弟,褚淵就更不能對山陰公主的引誘動心了。

  褚淵在公主府呆了十來天,山陰公主始終沒有得手,無奈只好放他回家了。

  劉子業只做了半年多皇帝,就被叔父劉彧殺死。山陰公主也死于亂刀之下。而何戢和褚淵,因為名節不錯,一直在做官。何戢和山陰公主沒有兒子,有個女兒叫何婧英,在南朝齊的時候做了皇后,這個女兒繼承了母親的秉性,非常淫亂。

  最倒霉的還是那三十位男妾,最后也全部被斬了。當男妾又不是他們情愿的。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覺得陪公主上床是多么光榮和喜悅的事情。山陰公主只是要求他們提供更多樣的性服務方式,以男妾的身份生活是很屈辱也缺乏美感的。

  關于劉子業劉楚玉這種驚世的行為,恐怕跟他們的家教很有關系。

  他們的祖母路太后,住在顯陽殿,經常有命婦宗女來殿里拜見。而他們的父親孝武帝劉駿,經常趁這個機會跑到顯陽殿去,將其中有姿色的女人強納入宮,絲毫也不顧及親緣關系,更不在乎朝臣妻女被奪的感受。

  更離譜的是,劉駿還誘奸了自己的幾個堂姐堂妹。氣得叔父劉義宣起兵造反。劉義宣后來兵敗,父子俱被誅。劉駿沒了后顧之憂,干脆將幾個堂姐妹納入后宮,將她們改名換姓,其中一個特別美麗的,還被封為殷淑儀,寵愛備至。

  而他和生母亂倫的事情,我們恐怕光用“離譜”已不足以形容了。有這樣的爹,劉子業和山陰公主的所作所為,看來也是毫不出奇的了。

中國歷史上的五大荒淫公主

第五大荒淫公主:全公主孫魯班

周瑜身后,留二子一女。孫權感念前情,讓自己的長子孫登娶了周小姐——孫登是吳國的首位太子,要不是他三十歲剛出頭就早死的話,吳國的第二位國母就該是周小姐了。除了讓自己的兒子娶周瑜的女兒,孫權還把自己最心愛的女兒嫁給了周瑜的長子周循。這位出嫁周氏的公主,就是孫魯班了。
可惜,婚后的小日子沒過很久,周循就病死了。
孫權心疼女兒寡居,再次為她選擇了一位丈夫,于黃龍元年(公元二二九年)將她嫁給了“衛將軍兼左護軍兼徐州牧”的全琮。因為嫁給了全琮,孫魯班在史書上就又有了一個名字:全主。即出嫁全氏的公主是也。
:赤烏十二年(公元二四九年)正月,全琮病逝。
這時孫魯班已四十來歲,再嫁高位權臣的機會已經微乎其微,她干脆不做再嫁的打算,而是開始尋找“志同道合”的情夫。
孫魯班看中的不是別人,正是她的堂侄兒侍中孫峻。   
孫峻長得十分英俊瀟灑,作為皇族近親,孫權十分信任他。這個家伙雖然長了副正人君子的模樣,卻是個斯文敗類、衣冠禽獸。他在東吳后宮出出入入,借機勾引孫權的侍妾,已是人所共知的事情,只瞞住了孫權一個。   
孫魯班雖然年紀已不輕,卻風韻不減,而且在大帝孫權處說話很有分量,因此她稍一示意,孫峻立即很識時務地跟堂姑廝纏在了一起。這對亂倫的男女很快就在廢太子一事上達成了共識:孫峻的姐姐就是全尚的妻子,孫亮訂下的小全氏就是全尚之女。如果孫亮登基為帝,孫峻不但是小皇帝的侄兒,更是小皇帝的外家舅父了,立即鳥槍換炮,晚輩做了大舅爺了。
后來,孫魯班終于如愿以償地將小弟弟兼侄孫女婿的孫亮扶上了皇帝的寶座,她的奸夫孫峻也當上了輔政大臣。孫魯班更為所欲為了。


中國歷史上的五大荒淫公主
相關文章
更多精彩請看下頁:上一篇:揭秘歷史上的太平公主 下一篇:漢高祖劉邦手下的大將都有誰,結局怎么樣
欄目列表
987彩票 沭阳 | 顺德 | 崇左 | 宣城 | 阜阳 | 垦利 | 长兴 | 宿迁 | 醴陵 | 东台 | 自贡 | 邹平 | 台湾台湾 | 洛阳 | 滕州 | 诸城 | 镇江 | 赵县 | 菏泽 | 晋城 | 威海 | 仁怀 | 垦利 | 忻州 | 佛山 | 库尔勒 | 舟山 | 怀化 | 娄底 | 五家渠 | 新疆乌鲁木齐 | 襄阳 | 石嘴山 | 毕节 | 徐州 | 渭南 | 徐州 | 昌吉 | 贺州 | 公主岭 | 安阳 | 朔州 | 芜湖 | 桐乡 | 丽江 | 辽阳 | 云浮 | 泸州 | 上饶 | 高密 | 义乌 | 定西 | 清远 | 晋城 | 宿迁 | 松原 | 嘉兴 | 莆田 | 宁波 | 佛山 | 衡水 | 金昌 | 改则 | 湛江 | 章丘 | 黑河 | 甘南 | 平顶山 | 吉林长春 | 库尔勒 | 曲靖 | 晋中 | 吉林长春 | 滕州 | 安阳 | 苍南 | 鄂尔多斯 | 大连 | 文昌 | 台北 | 铜川 | 鹤壁 | 如皋 | 宝应县 | 齐齐哈尔 | 汝州 | 张家口 | 淮安 | 台中 | 张掖 | 靖江 | 韶关 | 文昌 | 平凉 | 周口 | 巴中 | 安庆 | 武安 | 包头 | 甘南 | 扬州 | 启东 | 通辽 | 临海 | 阳江 | 孝感 | 东台 | 安康 | 阳江 | 十堰 | 果洛 | 遂宁 | 南通 |